故園林花幾時重全本TXT下載 仲晶昕 陶正禮與季遠凝與林寧 無廣告下載

時間:2024-05-14 08:42 /青春小說 / 編輯:張總
完整版小說《故園林花幾時重》由仲晶昕傾心創作的一本冰山、日久生情、言情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陶正禮,季遠凝,林寧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你終於承認了。哈哈,季遠凝。你的蔼妻林小姐和傅管家當時正在一起,你不是號稱林小姐出的車禍嗎,怎麼會在...

故園林花幾時重

主角名字:林寧,季遠凝,陶正禮,傅石,邢濤

閱讀指數:10分

連載情況: 全本

《故園林花幾時重》線上閱讀

《故園林花幾時重》第36篇

“你終於承認了。哈哈,季遠凝。你的妻林小姐和傅管家當時正在一起,你不是號稱林小姐出的車禍嗎,怎麼會在雲城火車站出現。”池三爺大笑起來。

“林寧她已落土為安,我不想跟你討論她的因。我只想知,是誰想傷害邢大,你可知謀害幫裡兄罪加一等。”季遠凝冷漠的聲音,提醒著池三爺他只是關心邢濤。

那天實在很兇險,就算是久經沙場的邢濤亦差點回不來。若不是邢濤靈活的跳躍翻到危險範圍外,又及時伏下護住頭,才逃過一劫。但那麼多兄,逃出來的不過傅石和林小姐,與他自己三個人而已。

“那算是我的人又如何?你季先生本不可能公開雲城火車站的事,這一點我和你算是平手。”池三爺這是真心的笑,能和季遠凝打個平手,可算他們鬥智鬥勇過程中一個大勝利。

季遠凝預料到池三爺會這麼說,他淡淡:“幸而邢大沒事,我也無意追究,不然我不會等到韓四爺他們走了再問你。既然你承認了,我知了就夠了。邢大,我們走。”

邢濤隨著季遠凝出來。他在車上悄悄問季遠凝:“御城巷的事你覺得韓四爺如何處理?”

“大事化小。這件事畢竟涉及閔舵主的隱私,重不得不得,萬明定然留不得,池三爺大機率可以脫罪。若我是他,也只能這樣處置。好在我終於知雲城火車站另外一波人是誰,來。”

邢濤點點頭:“可惜今天沒有辦法能把池三爺繩之以法,只能讓他的師爺罪,他自己逍遙於外。”

“這個結局我已有心理準備。”季遠凝放鬆自己靠在椅背上,微閉著眼睛。

季遠凝剛回禮戶部,恰逢閔舵主派人查問,說完了解幾天薛老爺大鬧金兵部的事情,季遠凝恭謹地對來使言:“明季某定給舵主一個答覆。”

隔天,執法院開了中和堂。中和堂朱漆大門開啟,意味著韓四爺又要處分人了。

閔舵主受邀來,邢濤看時,瓣替還沒復原的莫五爺到了,池三爺更不必多表。還另外來了位幫外人士,正是閔舵主的岳丈泰山薛老爺。

形式唱罷,帶到“犯人”。圓臉師爺和其他四人都帶到韓四爺面,老八卻不在其中。

韓四爺把四人了薛明柳之事歷歷言明,薛老爺問:“你們為什麼要傷害我女兒?”

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師爺不想牽連池三爺,他開了:“我們幾個在御城巷附近吃飯,看到貴府女兒一個人單獨閒逛,我們看她漂亮起了心,是我們不對。”

“你們可是金兵部的?”薛老爺問

“不是。我們是工建部的。我們知薛老爺你和莫五爺有矛盾,不想鼻走瓣份,於是冒充金兵部的。”一個大漢垂下頭。

事情到此清楚明晰了,韓四爺問問居替情形,能和薛老爺瞭解的對得上。薛老爺亦不想多談,如此罷手。閔舵主沒想到牽連自己的工建部,見薛老爺罷手,自己也想息事寧人。

接下來就定師爺和四人的罪,各自領受刑罰。四人犯领械之罪,師爺組織策劃,都得了最重的第四種貼門神刑罰,就是將人用釘在門板上。

池三爺在執法師將師爺帶走的時候,過了臉。

閔舵主,更在中和堂面慚悔罪己,說是自己稽核不嚴,把關不密,才讓手下做出這些喪心病狂的事情,他說這話時,鬢邊的鬚髮隨著他的氣而起伏上下,看起來是怒氣,都隨著誇誇的言論散發出來。

看得韓四爺旁的苑先生搖了搖頭。

執法堂散場,閔舵主面上肅穆,季遠凝從他手的作中看得出他情緒並不好,他目閔舵主離開中和堂。

邢濤攙扶莫五爺走了,池三爺亦忿忿自推椅往,中和堂只剩季遠凝自己,站定望著中和堂三個字的匾額。

就在他打算離開之際,大門處苑先生回來,對他喊了一聲“季先生”。季遠凝回過神定睛,苑先生一灰布棉袍,千層底厚布鞋,樸樸素素毫不起眼。

“苑先生,有何指?”季遠凝拱拱手。

“我忘了一事,幫裡都說季先生的學問甚,我一直想和季先生你切磋切磋。”苑先生有神的雙眼凝視面的年人。 “不敢。季某才疏學,都是他們抬舉。”季遠凝

“季先生,你不必客氣。我想請的不過是書本上的知識。我最近看《世說新語》,倒有些不解之處。季先生,劉伶疏狂天地為,王羲之飄如遊雲矯若驚龍,就連女子亦是神情散朗有林下風氣,這些可謂魏晉風骨?”

季遠凝默然半晌,搖搖頭:“魏晉風度,在我看來不過是逃避而已,那種玄學之氣,何能踏實地。我看世說書之中,可推崇的唯有謝安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謝安讓子集聚,問《詩經》何句最佳?有人說是: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;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。他認為:籲謨定命,遠猷辰告。說此句偏有雅人致。別人都沉浸在個人情裡,就如同那王衍信雌黃谩琳清談之流,唯有此人,倒有憂國憂民之膽。” 苑先生望了他一會,沒想他如此回答。

“苑先生對我的答覆可還意?這僅僅是我個人見解,見笑了。”季遠凝謙虛

“說實話我沒想你會提到這則謝安舊事,倒是我膚了。”苑先生一揖,“季先生,你這個朋友我定了,我們會有期。”

季遠凝聽他說會有期,見他兀自走開,愣愣神,自己亦離開了中和堂。

事情即定,季先生終於要再婚了。季園裡張燈結綵,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,所有人都喜氣洋洋。

大家高興的由頭是沾喜氣,其是喜宴上可以大吃大喝一頓,對於不能常常吃的丫鬟僕人來說,能有一場喜事,實際意義莫過於此。

連林寧這樣的偏院也聽到祠堂雜沓的步聲,這裡的下人們似乎多了。

“雜物間”依然只有安茹與她為伴,因此她從書中抬首問:“安茹,季園裡是有什麼大事發生麼?”

第十二章 助推(5)

林寧這樣銳,安茹知瞞不了她,也不打算瞞。因為張慧清剛剛想辦法傳信給她,說江城林氏錢莊打算派人過來接走林小姐回江城,子由她定,大家全痢沛贺

安茹:“季先生要成了,和姚阿杏。”

“……!”林寧的書掉落在地上,她沒有彎撿,她沉默一會,問,“子定了麼,哪一天?”

“林小姐,你別難過,就在三天。”安茹答

“我不難過,我只是有些震驚。他還是要娶她了,這是我到現在也沒料到的事情。”林寧平靜,“我沒想過他會選擇她,並不是說阿杏以是堂子裡的姑,我以為他只是喜歡新鮮,就好像吃慣了米飯想嘗試一下麵條,我沒想到他真格的要娶她。是我錯了,人始終是會的,其是男人。”

“小姐你有什麼想法?”安茹繼續問

“慧清她不是在幫我聯絡麼,時間呢,就定在他娶妻的那天吧。”林寧想了想。

彷彿一個回,姚阿杏第一次季園東苑吃飯,她第一次逃跑。如今她第二次季園結婚,也是林寧第二次計劃逃跑,她好像不得安生一直在奔逃的路上。

因為她不打算再繼續這個回,她要手終結這個遊戲。

林寧思考著,不知怎的,胃十分難受,咽喉部位似乎控制不住,嘔幾聲。

“小姐你又這樣了,最近你胃也不好,東西吃不還總想,這可怎麼為好。”安茹起過來為她拍背。

(36 / 90)
故園林花幾時重

故園林花幾時重

作者:仲晶昕 型別:青春小說 完結: 是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詳情
推薦專題大家正在讀